2020年终总结

  2020年还有几个小时就要结束了,忙忙碌碌一年就这么过去了。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,总体来说并没有对我造成很多负面的影响。我感到非常的幸运,感谢上苍眷顾。这里随便写几笔。

  年中最大的事情是研转博。之前读的是工程硕士,和本科一样,上课考试通过即可毕业,没有做研究或者答辩的要求,俨然一副出国镀金的样子。甚至在知乎上有人直言,一些公司公开不承认这种类型的硕士。在这里没有任何看不起的意思,不过确实扪心自问,没有研究工作的研究生,莫得灵魂。好在我找的老师,谈了一次就同意我跟着他读博。听说后来有人找他做研究或者读博,老师没有直接答应。我又一次交了好运。现在博士生进度缓慢,刚过去的一个学期不是在上课,就是在写作业批作业,没有留很多的时间做研究。希望新的一年能专心搞科研出论文,对得起导师的期望。

  翻翻自己在豆瓣上往年的书影音的记录。看书和看电影时间不多,倒是大把时间花在了B站和油管上。现在看来不值得。自认为看的都是有用的视频,但信息过于零碎,东西没记住多少,心情倒是变得浮躁起来。有时候抽时间静心看书或者看电影都不愿意,反而愿意去看一些时长很短的“讲电影”之类的视频,假装自己以吃快餐的速度品完了一顿大餐。电影,或者其他类型的文学作品,通过一些艺术手法,把一件事情说圆了,让观众和读者拾起一块一块的碎片,拼成一副画卷。无疑,拼图的过程是重要的部分。不如少花点时间在碎片化的视频上,匀出看一本书、一部电影的时间。

  夏天的时候和几个同学合计着写一个记账的软件,前后端数据库都划分好了,也有一些进展,但最终还是没能完成。原因在己在人都有,再次让我体会到了严格的计划和按计划执行的必要性。进度一拖再拖,不认真实现,再好的愿望也只能是南柯一梦,梦醒时依旧两手空空。不管怎样,没完成就是没完成,事后诸葛亮推卸责任没什么意思。

  今年大学本科时的同学,特别是本硕连读的同学,都三三两两毕业了。有的人去了其他学校深造,有的人去了大公司,成了“社会人”。都是同甘共苦过的朋友,不论国籍,不论出身,我都衷心祝他们事业有成,人生得意。也许过了几十年的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翻翻以前手机里的照片,还能依稀记得后面的欢乐,耳畔或许又会传来熟悉的笑声。聚,是一团火;散,是满天星。和你们能成为同学乃至无所不谈的好友,幸甚。

  一年里国内国外发生的大事,这里就不占用篇幅了。还是老妈的那句话,书都没看满一屋子,说出来的话都会被别人笑。一介布衣,只能随着时代上上下下。“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”,这句话说得很有力,很准确,就像一记猛拳打在要害上。不管发生什么,只能心怀理想和希望,不断前进。一己之力不足以与时代抗衡,但遇到困难仍需全力以赴。

  研究生刚开始时就加入的机器人社团,本来计划今年夏天和明年夏天参加比赛。因为新冠疫情持续不见好转,两次比赛接连被取消。到今年年底为止已经花了不少时间,换得一个不能参赛的结果,反而释然了。诚然,不能参加比赛很可惜,但也并非一无所获。平常看例程和不断试错积攒下来的经验,多少让我对简历上关于嵌入式开发的几个小字多了些许信心。

  小学时候的周记,当时简直是噩梦,总是被留到最后才完成。现在正好反过来,有空就会涂涂写写。不见得妙笔生花,倒也怡然自乐。小学、初中里语文老师反复强调的修辞手法,大概率是记不全了。大学时养成了一个习惯,自己的想法,不管是否在现实中可行,都会记在手机的记事本里。想想现代文明真是不可思议,一部手机替代了好多设备。扯远了,回到正题上。现在翻翻看看手机记事本里的内容,有的荒诞可笑,有的鸡汤正能量。这些网上看来的只言片语,以有限的方式影响着我的价值观。无聊时写的东西,多少也和这些只言片语有关。

  又扯远了,最后写下刚过去的秋季学期。秋季学期在帮导师批作业,赚点零花钱。批作业也有意思,导师上的课是本科的关于计算机架构的课程,我恰巧学过,所以批作业时格外地自信。偶尔会有学生发邮件给我导师,抱怨自己的作业分数。导师顺手把邮件再转发给我,我再和学生交流。有的确实是我大意了,但也有让人啼笑皆非的。记得有一次一个学生发邮件过来,说自己分数太低了,想多要点分数。邮件里没有提比如自己在作业上花了很多时间,付出了很多努力,但是分数还是不理想等诸如此类云云。所谓“伸手党“,想来不过如此。后来在导师协调下,我还是勉为其难地多给了几分。还有一次一个学生说我批改有错,我回复说在官方的ARMv8指令集的文档里面,那位同学答案里的汇编指令是错误的。那位同学则坚持自己的意见,说题目就是这么问的,甚至暗示题目要求让学生提供错误的汇编指令作为答案。后来导师出来调停,解释说题目没有写清楚要求,双方各打五十大板,分数自然也是给学生加了回去。两个月后想想,其实也是件不足挂齿的事情,当时的书生意气似乎有些冲动。

  外面的雨下个不停,明明是冬天,降水量比夏天还多。温度变化极大,前天晚上冷得开空调,今天马上热得脱衬衫。这个气温变化倒是很2020。

  想想2021年要干什么,还有72个学分要修,还有至少3篇论文要发表,以及资格考试和最后的答辩。道路是曲折的,前途是光明的。

  最后放一段王安石的《游褒禅山记》:

而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。有志矣,不随以止也,然力不足者,亦不能至也。有志与力,而又不随以怠,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,亦不能至也。

  2021年,与各位共勉。

2020年12月31日于宿舍内